關於部落格
babbette
  • 4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絕代才子,薄命君王

李煜,初名從嘉,字重光,號鐘隱,南唐中主李璟第六子。「鐘隱」諧音「終隱」,是啊,他願終生隱寓,而不是成為萬萬人之上的君王。然而,命運總喜歡和人開玩笑。他無奈地戴上權利王冠,那一身尊貴龍袍,令人敬畏。面對命運的安排,他選擇了服從。他不是金絲鳥,不應該被困在金籠中啊。

他只想做自由的鳥,與風為伴,以天下為家,穿梭於青山綠水,自由翱翔。所以,他坐上了龍椅,但不是聽政,而是幻想那個虛幻的夢;他提起了筆,但不是批閱奏章,而是作曲填詞……他不理朝政,只沉醉在詞的世界裡。畢竟,他更適合做詞人,而不是尊貴的君王。

終於,他離開了華麗的宮殿,卻進入了另一座宮殿。這一次,真的是被困於深宮之中。公元9756年,後主肉袒出降,被俘到汴京,做了兩年多的階下囚。他結束了他的君王生涯,卻與一般囚犯沒什麼不同,只是少了副鐐銬。

這偌大的深宮,寂寥淒清。慘白的月光,籠罩著一身白衣的他,他的背影孤單、無奈。他被深宮壓得喘不過氣。一陣秋風,落葉飄散,將他的思緒拉向遠方:那宮殿應該還在吧,只不過昔日紅顏少女以滄桑。風帶來了小雨,打在梧桐上,更打在他心上。夜已深,人未眠。往事湧上心頭,卻只能長嘆。好不容易閉上眼,但眉頭一直緊鎖。後主啊,你的愁緒何時才能消散?

又是一年七夕。他又想起那個叫做南唐的國家。懷著對故國的思念,夾雜著幾分痛楚、無奈,更多的是濃濃愁緒,他流著淚,和著血,寫下千古絕唱——《虞美人》。這首詞,為文壇的他帶來無限榮耀,但也為階下囚的他帶來了一杯酒。一杯酒,就此告別人世。

他倒下了,從此再也沒有站起來。離開這人世間,對他來說,或許是欣慰的。他終於拜託了無休止的世間輪迴,終於脫離了愁海,終於自由了。

他化為縷縷青煙,消失在風中。風兒帶著他的哀愁穿越人海,穿越歷史,輕輕地向我講述著他的故事。耳邊彷彿響起了他那低沉哀怨的聲音:「問君能有幾多愁?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。」

「做個才子真絕代,可憐薄命做君王。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